1 頁 (共 1 頁)

【nWoD】6/30活動RP-上 櫻庭視角

發表於 : 2018-07-01, 01:05
exon194505
ST:某甲

圖檔

「敝姓櫻庭。」

尷尬且冷場的自我介紹,我稍微理一下袖口,拿起桌上調酒啜飲一口,再次掃視面前三位同胞。

要是其他人類看到這一桌組合一定會顯得困惑,蓬頭垢面的外國人流浪漢、染髮外表豔麗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大學生、隨處可見身材高壯的中年男子⋯⋯這群人怎麼會聚集在一起,且表情凝重,似乎在談論什麼嚴重的事情。

「先說好了,我並沒有完全信任你們,可不知道你們之中有誰在等著將我們出賣給那群傢伙。」惡魔本身就是鬆散的組織,有試圖隱藏自己過著安逸生活,也有試圖復仇的激進份子,自然也會有出賣同胞換取安全的惡魔。

「確實,我們並沒有直接信任關係,但會聚集在一起,就是想解決最近所發生的事情。」松井百目鬼露出乾笑,似乎想引導話題繼續,順便緩解這尷尬的氣氛。

約莫是近期,位於東京新宿這一帶,神之機器有明顯新的動作,一些隱藏在這的惡魔更容易被回收,而伴隨這舉動,似乎還蔓延了一則都市傳說,好事不好事的預言電話⋯⋯這怎麼聽都是那些世俗印象鳥人才會做出來的事情,哦,當然它們不是鳥人,只是群機械。

我默默看著星野明貼滿粉鑽還有玩偶等各種足以對我載體的眼睛造成不適的手機在我面前晃動著,一邊聽著他們目前所得知的消息。

這都市傳說是由女高中生、女上班族之間傳開的,只要在半夜撥打一組數字,11510187510,在日本根本不可能存在的電話號碼,日文發音也是接近好事不好事,接著就會有人回應,但卻是類似機械聲音,並會詢問姓名、性別、出生日、住址,接著就會回應兩條預言,一則好一則壞,但壞預言都有迴避方法,而且都會實現。

更神奇的一點,撥打過的惡魔全都失蹤了。

「那現在著手調查的大概只有⋯⋯請符合條件的人類幫我們撥打?」

不知道是誰開口,眾人視線移轉到星野明的身上,她不太高興拉高嗓音,稍微挪動位置離松井百目鬼遠一點,「好嘛!討厭,大叔不要一直盯著人家看啦,我會請我學妹幫忙打電話。」

我只能在這時候佩服它與自己掩體相容性真好。

最後我與克羅寒森稍微討論一下,畢竟以他的人脈會有不少願意出錢幫忙做事的人類,互相交換電子信箱後約定時間在便利商店會合就先各自分頭行動,而星野明碎嘴叨擾著「為什麼我要加一群大叔的信箱」這句話我自然當作沒聽見,掩體是位三十多歲的男性真是抱歉。

先新買張sim卡以及空機後,我就等待與克羅寒森的會合,它熟練的發揮專業精神領著我來到附近的公園,當見到成堆的紙箱住家後我依舊不為所動,只是將幾張鈔票遞給克羅寒森,途中還確認究竟需要多少價碼,畢竟我也不是經濟很優渥的人。

而後它馬上展現專業術養舉起手機,拉開嗓門大喊:「看過來看過來,這裡有份輕鬆的工作,只要幫忙撥打電話就可以獲得三千元三千元!誰要來呢?」

這真是有效率到不行的方法呢,這景象我在哪裡看過?超市特賣會的歐巴桑拿著擴音器喊價的時候?

幾名跟克羅寒森差不多打扮的人類馬上衝了過來,我自然往後退幾步,而速度最快是名年約五十歲的中年女子,克羅寒森舉起手示意:「好、好,你就停在這裡,就是你了。」

奇怪,明明是差不多程度的人,為何會一副嫌棄的模樣呢?

簡單說明之後,中年女子很爽快撥打電話並開啟擴音,很快的,那令人不快的機械音響起,中年女子困惑看我們一眼,我抬手示意對方輸入自己的資料,她也不疑有他快速報上自己的姓名出生日性別以及住址,不久,預言出現了。

「你會獲得一筆橫財,這會讓你悠閒幾天。」
「你會被車撞,會住院七天。」
「離開此地,到三町目躲上幾天,即可避免。」

我與克羅寒森對看一眼,預言確實是真實的,但又如何確認要如何實踐?

等中年女子將手機遞還給我們,還嘻笑說著:「這樣就好了吧?真是有趣的遊戲。」

「女士,你之前沒有聽過這樣的都市傳說嗎?」我將傳聞簡略復述一次,對方搖頭,表示從未聽過,我再拿出兩張鈔票給她表達謝意。

真是太棒了,這幾天載客都白跑了。

克羅寒森學我看了一下錶確認時間,當然他手腕上並沒有任何配戴物,提議,「我們要不去三町目那邊看看,離集合還有段時間。」

「挺好的提議。」

說著,克羅寒森一副就要用雙腳走過去,我攔住它,打開後車廂拿出條毛巾鋪在座墊上,說:「上車吧,克羅先生,要不然速度太慢了。」

「唉呀,這樣多不好意思。」雖然嘴巴這麼說,但克羅寒森動作並沒有在客氣,飛快打開車門一屁股坐上毛巾上,我也踩下油門前往三町目。

三町目是個再正常不過的街區,有些四、五層高的樓房,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我敲著方向盤詢聞克羅寒森,「克羅先生,依你的專業判斷,你會選擇落腳在哪處呢?」

它認真查看一會後,指了指某棟大樓,「這裡警衛很鬆散,如果是我會落腳在這,乞討也方便。」

我停好車,下車稍微查看,這看起來是再普通不過的樓梯口,但不太會有人驅趕,對於他們確實是非常理想的地方,也估算下時間,那名中年女子應該也不會那麼快過來,就離預言實現日子也有點遠⋯⋯何況一般人真的會遵守預言內容嗎?
發封簡訊告訴松井百目鬼這邊調查情況,兩人就在約定時間抵達會合地點。


星野明遲到了。

當松井百目鬼展示那充滿顏文字內容的簡訊,以及符合時下滿滿青春洋溢的女大學生任性的說詞「我晚點到喔,看到超可愛的服飾店啦~」,我買了罐綠茶還有醬油糯米糰子,三人並排在用餐區吃了起來,直接開始交換情報。

松井百目鬼以它的身份去派出所詢問,這城市失蹤率比其他地方高出許多,尤其是這三個月以來,70人當中約莫有26人是女性,然而具體來說究竟是不是跟預言電話有相關並不清楚。

等了約莫半個多小時,我將新買手機交給克羅寒森,說:「有任何方法可以查詢到星野小姐具體的位置嗎?」

這時間管理觀念真的是讓我歎為觀止。

克羅寒森接過手機,開始google定位方法,最後搗鼓一會攤手表示放棄,而松井百目鬼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我想可能是內嵌吧,看他手速飛快在手機上輸入些我看不懂的東西後,就說:「星野小姐大概在附近的甜點店,找到了。」

好喔,真是有閒情逸致。

再買了一盒糯米糰子,三人前往那間甜點店,才剛走到門口就看到星野明在排隊等待外帶,看到我們開心揮手,「你們來了,這間點心超級好吃的喔,我正想帶去給你們吃呢!」

我咬了口糰子不表示意見,我只在乎你到底有沒有該死的情報。

「不過既然你們都來了,那我們就內用吧,我可是打聽到不少事情呢。」

那真是太好了,我還擔心你完全忘記了。

這怪異的四人組合再次擠在甜點店的角落,切著千層蛋糕配著熱茶,星野明才說出它的大學所發生的事情。

「我剛剛呢,遇到我的同學,他說他打了電話後也有兩個預言,好的是會得到一筆錢,壞的則是會被人打,避免的方法就是去美式部偷石膏像,有夠奇怪的,所以我剛剛就想跟著他看他會不會得到那筆錢,但你們太早來了,我連那間好可愛的服飾店都沒有逛完。」

嗯,千層蛋糕口感真是特別,跟和菓子還有便利商店的就是不一樣。

「還有啊,我可是神秘研究社的優質社員,那個社長他跟一個女生告白,那女生就失蹤了耶,好可怕喔!」配上那拉高的嗓音,真的很可怕,對耳膜。

途中克羅寒森還邊開玩笑說:「應該是被討厭才會不見吧。」

「可是那女生好像也有玩預言電話,總之就是不知道啦。」

而後在吃得差不多後,我們稍微彙整情報,預言之間有什麼相關性嗎?或者共通特性?但目前只有兩則比較基數似乎太少了,再加上,存在不少怪異的地方。

「如果說,限制了那位女士的人身自由,讓她這幾天都待在高樓當中,有可能還會有臺車衝撞進來嗎?」

至於那位女士的名字?克羅韓森彷彿像說出至理名言般回答:「街友不會過問街友的名字。」就展且這樣帶過吧。

我想到前幾年飛機撞毀高樓的事件,這麼誇張的事情有可能發生嗎?雖然確實,以那群存在力量想強行發生也不是不可能。

「而如果,將星野小姐的同學強制限制在一間房間裡,還會有被人打嗎?」

「不知道耶,說不定是偷了石膏像才會被打吧?」

正思考下一步該如何進行時,為克羅寒森送上加點紅茶的女店員似乎聽見我們的對話,她將紅茶送上桌以後,露出笑容,「你們該不會再說預言電話吧?」

「莫非你也知道那件事嗎?」松井百目鬼同樣露出笑容回應。

「如果可以的話能告訴我們詳細嗎?」克羅寒森也湊近,但它似乎沒有察覺女店員不動聲色遠離克羅寒森,甚至笑容都有些僵硬。

「我女兒最近玩得很兇呢,你也知道總會注意到這年紀的女孩子在做什麼,雖然我是不感興趣啦,但還是多少要注意一下。」女店員年約三十多歲,不得不說她非常可愛,可能是那親切的笑吧,她偏頭思考後繼續說:「好像是從六個月前吧,東京都廳樓頂似乎有工程,很快三個月就建設好了,預言電話好像就是從那時候流行的⋯⋯啊,一不小心就和客人們你說那麼多,但我要去忙了,不好意思。」

東京都廳?樓頂嗎?

我站起身,整理下領子,掛著和善笑容走向櫃檯向那名女店員,模仿著無聊的搭訕男子。

「不好意思,不知道能不能再佔據你更多的時間,有關這部分,想再和你多聊聊。」

她露出困擾表情,「但我現在還是工作時間,可能不方便。」

「那你幾點下班呢?像你這樣美麗的女士不管多少時間多願意等你。」我抄寫了電話號碼,遞給對方,從言行當中透露自己積極。

最後,她漲紅臉收下了紙條,我又多補了一句,「順帶一提,那千層蛋糕就如同你的笑容依樣甜美。」

神吉幸子,真是位可愛女士。

當我回到座位上後,忽視其他人詭異的眼神,繼續討論接下來的行動,最後決定前往星野明的大學查看,而我表示願意載他們一程,但極有可能是我的眼神毫無掩飾嫌棄克羅寒森會弄髒我的車子,所以松井百目鬼掏出一疊鈔票,決定幫它好好打理一番。

「我不能接受他人的好意。」克羅寒森義正辭嚴拒絕踏入西裝店,但隨後交由星野明找了間平價服飾店幫克羅寒森搭配一套能看且乾淨的衣服定案。

而中途克羅寒森直接在公園洗頭髮及洗臉,最後全裸跳進水池做出妨礙風化行為暫且不提,反正那時候我坐在一旁長椅上,拿著罐裝綠茶裝作不認識。

大概是冷水洗頭清醒後,克羅寒森突然「啊」一聲想起,「有個街友,好像叫竹田的,最近有失蹤了⋯⋯根據可靠的情報來源,雖然一般人都認為他是神經病,但事實上應該是非人才對。」

至於跟我們是不是同類無法確定。

而竹田的活動地點似乎在熊野神社附近,那位置正好是東京都廳的對面,真是異常巧合。

稍微看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表示去確認下早上那名中年女子的狀況,就暫且與他們分別。

來到公園紙箱暫時住宅區,我稍微打聽一下那名女子的去向,她叫做天池文子,看到我的臉那名街友也想起在早上看過我,「文子喔,她不是從你那邊得到一筆不錯的收入嗎?她就高興說要好好打扮一番,並說要找個好地方睡幾晚,就在那個街口,應該是那裡。」

我想了想,從口袋拿出便利商店買的麵包及泡麵都做答謝,瞇眼打量那位置,並不是預言所說安全的街區呢。

隨後我前往旅店,用朋友的名字打聽一下天池女士所住的位置,當然遇到些許阻礙,但只要連上電話就好,天池女士也開心與我會面,並說:「預言嘛,騙小孩的玩意,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囉。」

希望確實只是騙小孩的玩意。

我扯出笑容也沒有多說什麼,再拿出從松井百目鬼那拿到的錢,交給天池女士,希望她能多住在這裡幾晚,她也答應了,甚至報上自己的房間號碼。

晚上九點,是神吉小姐的下班時間,我如期的在店門口等她。

周圍的咖啡廳已經歇業,雖然有些不妥,但我向對方提議不如去些酒吧,對方只是紅著臉答應。

輕碰撞彼此的酒杯後,喝著調酒,神吉小姐也向我坦言不少事情,包括她養育十二歲的女兒一些煩惱,以及那陣子玩預言電話玩得很兇,都快擔心電話費是否會超額,也幸好最後女兒就沒有沈迷於預言電話。

「東京都廳嗎?我都忙於工作,哪有時間去上面看夜景⋯⋯而神社參拜這都會去的。」聽起來並沒有任何異狀,而神吉小姐的眼神變得有些朦朧,看起來是有些喝醉。

最後我禮貌送對方離開,並與她道別。

然而卻突然接到松井百目鬼的簡訊,他們表示要與我匯合,雖然有些困惑,但我還是返回原本的酒吧,然後,過沒多久,我就看到松井百目鬼抱著一尊石膏像,三人十分顯眼坐到我所處的位置。

「這是⋯⋯?」我看著松井百目鬼,希望能獲得解答,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但卻不出我所料,克羅寒森壓低聲音想告訴我剛才他們三人做了什麼豐功偉業,我只好示意周圍那刺人的目光。

太好了,不用去找什麼天使,我們肯定夠引人注目。

「爸爸,真的很麻煩耶,學校要弄什麼石膏像,我一個人哪搬得動啊!」

「我這不是幫你搬來了嗎?美術部要用的對吧?」

他們很快意識到這點,開始扮演挺符合兩人外觀的父女,也慶幸那天生矇騙的能力,但隨後又陷入到底預言是偷走石膏像還是打碎石膏像,因此爭論許久,畢竟我們都認為那是真實的。

但在酒吧內打破石膏像絕對是非常愚蠢的行為。

總之我們想試試看讓預言迴避條件無法實現,再看看之後的結果,而看在晚上還有點時間,就提議去熊野神社查看一下。

這次我沒理由嫌棄克羅寒森了,至少現在他還穿得人模人樣,我載著他們來到神社前,至於那礙事的石膏像目前在放在後車廂,每次經過略為顛簸路面時,總會發出些碰撞聲音。

夜晚的神社非常冷清,克羅寒森領著我們來到街友聚集地,看到那熟悉的紙箱我依舊面無表情,這時間點街友生起了火煮些罐頭來溫飽肚子,克羅寒森毫無違和感的拿出貓罐頭加入其中,邊打聽那位竹田的人去向。

「竹田嗎?啊,好一陣子沒有看到他了,他之前說家人要接他回去了,之前經商失敗沒有臉回去,但現在可以回家挺高興的,不過也真不夠意思,也不打聲招呼再走。」一邊說著,那名街友婉拒克羅寒森過期的貓罐頭,邊指著紙箱堆中的其中個紙箱說:「你看,那是竹田的家,走得也太匆忙了,東西都還留著。」

竹田確實是可能回家了,被回收了。

聽到這句話後,我轉身直接走向克羅寒森的紙箱,雖然不是很在意,但那股酸臭味越發濃烈,瞥見星野明緊靠著松井百目鬼,一張小臉全皺在一起,邊嫌棄那味道,我禮貌請它不用跟進去,順便再掏出口罩遞給它。

鑽進紙箱時,我除了看見些日常用品還有發霉牙刷、成堆的罐頭外,也沒見到有什麼異狀,倒是克羅寒森十分熟撚的翻起床墊,一下子就找到可以搬動的磚頭。

果然有些事情還是要交給專家才對。

當移動磚頭後,只是一眼,我們就確認了那名竹田是我們的同胞。

磚頭下是一個異空間的存在,約莫有半坪大小,那是惡魔特殊能力,可以開闢一個空間,裡頭只放著做簡陋卻熟悉的機器,是用來儲存乙太用的,那「嗡嗡」作響不靠任何能源就能發動的玩具車,正是乙太證明。

克羅韓森拿起那幾個小玩具,裝作是不經意的,它吸走了其中一個乙太,隨手將再也不能動的玩具車放進口袋,動作很小但全被我看見了,我也沒有戳破它,就看它正經八百的對其他人說:「嘿,這裡有四個乙太我們平分吧。」

星野明大概也發現了,但只是怒視著對方。

居然,我以為以它的性格大概會大發雷霆,沒想到並沒有發作?

「不過可以很確定的是⋯⋯竹田大概被回收了吧?不可能連乙太都沒有帶走。」

再次看了眼失去主人過不久就會消失的異空間,我們將磚頭蓋回去,得出這樣的結論,畢竟乙太對我們而言可是很重要的能源,不管戰鬥或逃跑都有其用途。

今天就暫且這樣,也確定了東京都廳確實有它的問題所在,但眼下的時間東京都廳也不會開放,只好隔日再行動。

再次互相告別,並約定好明天集合的時間。

而那不斷跑動的玩具車,我將它扔進副駕駛座的置物箱,畢竟當我要消耗乙太都是要戰鬥時候,我也不可能在東京當中說是cosplay並展示我四條機械手臂。

途中順路去附近熱鬧市區多載幾趟客人,然而這時間點全是可怕的醉鬼。

「客人,塑膠袋放在椅背,有需要的話⋯⋯」隨著嘔吐的聲音,我搖開車窗,好吧,這大概也是必經的過程吧。

Re: 【nWoD】6/30活動RP-下 櫻庭視角

發表於 : 2018-07-01, 18:55
exon194505
隔天,在集合之前,我買了杯咖啡附上張紙條,在神吉小姐尚未上班前請其他店員轉交給她,希望昨晚小小約會並沒有耽誤到她隔天的工作。

當我用雞毛撢子清理車子的灰塵邊等待其他人,克羅寒森從草叢堆鑽了出來,臉上沾著樹枝雜草,它笑嘻嘻跟我道早,我則開始思考後車廂是否還有備用的毛巾。

星野明像往常一樣,而松井百目鬼則一副驚魂未定,它表示趁著早上想偷偷將石膏像還回去,結果失敗了,只好說是自己的雙胞胎哥哥在搞鬼。

出現了,推理小說十誡,雙胞胎。

雖然可能是想讓預言實現,但一下把石膏像搬出來搬回去,這是要訓練掩體的肌力嗎?還是只是個人不可告人的娛樂?這點不得而知。

看了眼東京都廳,48樓層高,將近240公尺的大廈,好幾年前電影那號稱死神小學生就是借用這場景,希望不會發生一樣的慘劇。

當要踏進東京都廳時,克羅寒森僵硬身體,它的臉色變得非常不好看,「嘿,夥伴們,樓頂有⋯⋯天使。」

它吞嚥口水很好的演出那股緊張感,我也隨即意識到那厭惡的氣息,盤踞在樓頂,而且數量似乎不少。

即使我稱得上戰鬥型的,要我一次面對那麼多個,還要提防其他人背刺可能,不過雖然我目前不擅長思考太複雜的問題,但如果真的有將我們賣給天使,現在不正是好時機嗎?

「如果裝作一般人類,掩體不太會曝露,只要沒有做變化的話。」

話才一說完,克羅寒森就指著自己早就變為機械的腦袋露出燦爛的笑容:「我改造了。」

真是完美,難怪從某個時間點開始就不斷散發出聰明光環好像要人注意到它。

最後在東京都廳躊躇一會,我們才決定踏入,我裝作死觀光客在自動販賣機前投了好幾罐罐裝綠茶,星野明則發揮自身的優勢與警衛搭話,至於克羅寒森則坐在沙發上看起報紙,它似乎還想學奇怪偵探電影在報紙上戳兩個洞,最後作罷,而松井百目鬼則四處查看,但實際上則是看平面地圖。

「可以走了。」

我眼角餘光瞥見克羅寒森用眼睛對我打出摩斯密碼,即使我們可以懂的所有語言,但也不需要到這種程度。

隨手將喝完的罐裝綠茶丟進垃圾桶,我抱著其他三罐離開東京都廳,四人也前後上了我的車,星野明雀躍的聲音在後座響起,邊述說著剛剛與警衛問出的情報。

「那個警衛跟人家說啊,頂樓似乎就是蓋電波塔,政府單位要用的,不過具體人家也聽不懂,還有啊,那間招標的公司據說是新成立的,不到一年而已就標下這樣的大工程,超可疑的呢。」

克羅寒森聽完後,飛快用昨天才拿到的新手機查看招標案的訊息,這種公開資訊網路上輕而易舉就能查到,也皺了眉頭表示,「這間公司的住址在這一帶,櫻庭要不要過去看?」

起初我是不抱太大的期待,如果就連招標案都是天使所為,能做出這樣的啟示應該是輕而易舉,不太會留下太多訊息才對,但最後看它堅持份上只好點頭答應。

而松井百目鬼和星野明大概要再次扮演校園的父女,想要去查看如果將石膏像還回去是否又會扭轉預言。

開著車前往電信公司,位於棟商業大樓的四樓,雖然克羅寒森已經是得以見人,但姑且還是先讓我打頭陣。

當我推開玻璃門,幾個坐在辦公室的員工看見我們連忙連忙起身詢問,我只好藉由想設置電波塔的名義詢問,然而身為一個前幫派車手,現今只是計程車司機的人,怎麼可能懂這東西?雖然不管講什麼人類都會認為是真實,但欠缺說服力。

克羅寒森推開我,從口袋掏出都廳的證件,臉不紅氣不喘的向面前的員工表示,「我們是東京都廳的人,因為一些案件在調查因素,所以要調閱當時的設計草稿,這樣了解嗎?」

它似乎有著可以從口袋掏出任何手掌可握住東西的能力,能靈活運用在此,我可是非常佩服。

那名員工就沒有刁難,從中抽閱當時的資料,一邊跟我們談起公司一些花邊消息,諸如公司老闆是個非常神秘的人,人脈非常廣,才能讓這間才成立七個月的公司標下這樣的工程。

官商勾結嗎?我懂了。

「等等⋯⋯設計圖紙只有基座嗎?」那名員工有些困惑盯著他自己拿出來的圖紙,再次詢問負責相關案件的人後,才給予我們這樣的答案。

「啊,好像負責電波塔的則是我們另一間公司,也是子公司之一,但不知道為什麼蓋完就倒了呢。」

「嘿,老兄,你怎麼這麼幸災樂禍?」臨走前,克羅寒森不死心的追問。

「沒有啊,我只要能領到薪水就好了。」對方則回以沒心沒肺的笑容。

整件事情只能用可疑跟詭異來形容,離開商業大樓後,我去接松井百目鬼以及星野明,途中也提及了,「如果一切都是神之機器設定的,那再正常不過,也不會留給任何人有機會破壞電波塔或知曉詳細。」

直接倒掉真是乾脆啊,這消除證據方式簡單粗暴。

當與另外兩人會合後,它們似乎瀰漫某種詭異氣氛,我也不在意,只是詢問起關於那名接收到預言的同學事情,星野明一副被噁心到的感覺,「那個同學好討厭喔,就跟他說拿到錢再跟我出去玩,結果還誤會一堆,算了不想管他了。」而松井百目鬼只能在一旁打哈哈。

從剛才的轉述來看,要下個標語大概是,工具人與邊緣人與大叔還有女大學生的慘烈四角修羅場,貴圈真亂。

好像陷入了僵局,東京都廳樓頂有天使留守,而預言還沒有找到規律性,需要更多基數才行。

松井百目鬼突然想到什麼,拍了我的椅背說:「啊,櫻庭,去派出所。」

嗯,莫非是這幾天做出各種會被懷疑性騷擾天野明的行徑,打算自首了嗎?

來到一處轉角的派出所,那裡只有一名員警駐守,松井百目鬼示意我們在外頭,它自來熟的走入,先是和顏悅色和對方聊起天,而後它輕拍那名員警肩膀,對方就像睡著一般再也不動,而松井百目鬼此刻的外型則和那名員警一模一樣。

這會是個詭異的畫面,兩個長相一樣的人如同德國傳說,二重生,就出現在面前。

松井百目鬼也沒有遲疑,用電腦查詢相關資料列印完成後,再次將剛剛塞入桌下的員警拉出來,讓他坐回位置,輕拍對方,解除盜竊身份的狀態後,再與他聊幾句就若無其事離開。

「似乎又有兩人失蹤了。」

或許可以稱作兩個惡魔回收了。

拿著那幾份資料,面對這樣的僵局,我說:「如果打過預言電話的惡魔都失蹤了⋯⋯那是不是意味著,天使正運用某種手段搜尋惡魔呢?要不要試試呢?」

這提議無疑讓在場的人都遲疑,但最後松井百目鬼咬牙表示:「都走到這一步,就試試吧。」

地點在公園,異常空曠。

我們都各自保持一段距離,松井百目鬼拿起手機,撥打預言電話,那奇怪機械音響起,它先輸入是剛剛那名員警的資料,很快地,預言出現了。

「你的女兒將會順利考上大學。」
「你的家會被卡車撞進去。」
「去神社找一名叫田中辦事員買御守,即可避免。」

然後,什麼事情也沒有。

「那我來吧。」我沒等那幾人答覆,迅速撥打電話,這次輸入的是那名已經被回收的惡魔,竹田資料。

才剛輸入完畢,電話那頭陷入股詭異沈默,有可能是錯覺,但很快的,就被掛斷了。

由於我開擴音的緣故,其他人有可以察覺到,有些不解互看同時,克羅寒森那對於危險敏銳感知又起作用,它發出淒厲的哀號,往公園口逃跑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松井百目鬼則沖過來搶過我的手機,一把丟向公園遠處。

當我往旁邊一瞥,也知道為什麼了。

那就像是電腦遊戲出現bug一般,往常的景色開始扭曲變形,還是可以看到那層扭曲面看到另外一頭的景色,然而就不像往常的認知,而後,一肢機械手臂從那片扭曲當中伸了出來。

那是個傳送門,而過不久就會完整拿到這裡。

我馬上認出那是戰鬥型的天使,而且數量正巧有兩隻,當下判斷也是逃離公園,至少與它們正面衝突絕對非常愚蠢。

明顯非戰鬥型的克羅韓森與星野明逃得十分狼狽,但還是先逃到車上,我也馬上踩動油門,它們拉高嗓音爭論要逃去哪裡,往人多地方牽制天使又或者是荒郊野外,但現在我們已經確定東京都廳就是天使的本營,怎麼逃也逃不了,尤其是有傳送門還有該死定位方法。

「往東京都廳。」我像瘋子一樣不斷提高車速,在東京街上奔馳,完全不管之後會接到怎麼樣慘烈的罰單。

「等等,櫻庭,你瘋了嗎?為什麼要直奔東京都廳啊!」

「天使的氣息明顯減少了,如果沒有推測錯,天使數量是固定的,現在戰鬥型的都派出來的,這可是好機會呢。」我此刻的笑容肯定很輕狂,畢竟這幾天可是被這惱人的事情絆住了,能盡快解決就做吧。

用力踩下煞車,我停在東京都廳前,不管其他人先行下車,而克羅寒森猶豫許久,哀號聲跟我們搭上電梯。

這在裡就可以清楚感覺到,樓頂只剩下兩隻天使,搭上觀光客用的電梯,我幾乎是躍躍欲試,後果是什麼早就拋到腦後,最慘的情況下就是狼狽逃跑失去這具掩體而已。

電梯門一打開,天使那噁心氣息更濃烈,我馬上就判斷出除了偵察型的天使外,另外一隻就是電波塔本上,我也沒有多說什麼開場白,原本略顯纖細的手褪去直接轉換成機械金屬手臂,再直接變形成散彈槍,對準電波塔開槍。

這一槍,沒有打偏,電波塔明顯受到劇烈創傷,流出不屬於這世間詭異藍色液體,散發金屬光澤,而後像是某種垂死掙扎的蟲子蠕動著,緩慢的伸出四肢機械腳,試圖要逃跑。

而一旁松井百目鬼也沒有多說,機械手臂直接擒住另外隻天使,將它如同廢鐵擠壓,很快的就離報廢不遠。

然後一個分神,一個貓罐頭投入兩隻天使中央,但在接觸地面時發出劇烈聲響直接爆炸,我後退幾步,往後一瞥,克羅寒森維持丟出東西的姿勢,對我露出笑容。

其中隻天使看狀況不妙,幾乎是垂死掙扎般運用傳送門,大概再幾秒另外戰鬥型的天使就要來到這裡,而我也沒有遲疑,繼續開槍直接將長出四肢腳四處亂竄的天使打為廢鐵。

而克羅寒森原先在後方保持距離,但眼下情況緊急,用幾乎沒有任何強化能力的拳頭,往另外的天使狠狠揍下去,幾乎是神乎其技,明明險些被絆倒,腳步浮誇,但它的拳頭就精準地打在天使身上,結束這幾乎是單方面虐殺的戰鬥。

「快走,天使要來了。」

破壞電波塔後,我們也不戀戰,傳送門還在發動,松井百目鬼直接指揮我們逃離這地方,而星野明早就變形出翅膀從高樓飛走了,而克羅寒森與我對視後,「嘿」笑一聲,它從口袋再次掏出硝化甘油貓罐頭,往傳送門丟進去,那準度,我都快懷疑它的掩體究竟是不是什麼前大聯盟投手。

再次衝上我的車子,我扯下夾在雨刷上的違停單,不等這幾人坐穩就發動車子離開東京都廳,而長出翅膀的星野明也在隨後敲打著天窗要我放它進去,它趴在車子的頂部,這作為電影特效來說我還是覺得有些誇張呢。

最後,電影名場景果然是要配上爆破畫面吧。

於是,事情就這樣告一段落,天使似乎是利用預言電話方式,同時也連接到東京都廳的資料庫,當輸入身份時,就可以同步查詢,如有異狀就直接派出戰鬥型天使進行回收。

這真是別緻的方法呢。

不過不管如何,可以緩一陣子,我也得趕緊工作來彌補這幾天損失的花費,何況之後一些送給幸子小姐的小禮物還有慰問品都是需要錢的。